继斯文为己任 启新思于学子 ——访我校文科类首位自主培养的“长江学者”程国赋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6-10-17 00:00:00] 打印此信息

 

    2016年年初,2015年度教育部“长江学者”评选结果公布,我校文学院院长程国赋教授榜上有名,成为我校自主培养的文科第一位“长江学者”特聘教授。7月初,程国赋教授入选第二批国家“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这是他继入选教育部首届“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04年)、广东省高校“珠江学者”特聘教授(2009年)、“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3年)、中宣部2015年度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等系列人才项目之后的最新、最为引人注目的两项荣誉。

    自1994年博士毕业以后来到我校工作,20多年来,程国赋在中国古代文学领域辛勤耕耘、播种,继斯文为己任,启新思于学子,现在已是硕果累累,10多本高水平学术专著和140多篇高质量的学术论文即为沉甸甸的明证。著名学者傅璇琮先生在为程国赋著作《唐五代小说的文化阐释》一书所作的序言中说,程国赋“在广州这样市场经济极为发达的环境中,仍安心于唐代小说的研究”,“表现出九十年代年轻学人极为难得的不断创新意识和潜心钻研精神”,对其“沉潜研索”“勤奋实证”的学术态度大加赞赏。

    如何在浮躁的环境下沉潜、钻研和创新,如何看待师生的传承与超越,如何推进高水平大学建设……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了程国赋教授。

 

    学术之乐:

    在“专、通、坚、虚”中追求宁静与愉悦

 

    记者:您在唐人传奇、明清小说领域潜心研究近30年,出版了10余本学术著作,其中《唐代小说嬗变研究》一书前后花费六年时间,《隋唐五代小说研究资料》一书则花费十年。您认为做学术应该秉持什么样的态度?

    程:《淮南子·主术训》里有一句话:“非澹薄无以明德,非宁静无以致远。”意思是要淡泊名利,耐得住寂寞,宁静而致远。在当前比较浮躁与功利的环境中,在这个追求“短、平、快”的时代,确实需要保持一种内心的宁静与追求。

    从1994年进入暨大,到2011年我一直在中国文化史籍研究所工作,在这17年的时间里,我系统地阅读了一些正史、笔记、方志、文集等大部头的文献资料,围绕手头几个课题搜集资料。做学问本身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有时为了查找一条资料,在图书馆泡上几天,翻遍厚厚的几本书。找到以后,那种欣喜之情难以言表。这是做学术的乐趣,愉悦而幸福。

    总的来说,以什么样的态度做学问,我觉得著名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的观点值得我们借鉴。范先生提出“专、通、坚、虚”四字:所谓专,指学有专长,在某一研究领域深入挖掘;通,指会通、广博;坚,指坚定目标,锲而不舍,避免人云亦云;虚,指虚心治学,改正错误。做学问强调专通结合,强调有创新思维。

    记者:您觉得创新思维来自哪里?

    程:我个人认为,跨学科、跨文化的学术视野是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创新思维的源泉之一。进入二十世纪以来,学科划分越来越细,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学术视野狭窄,限制了学术研究的发展。提倡跨学科、跨文化的视野研究古代文学,有助于拓展学术视野,丰富研究视角。

    以我自己的学术研究为例,唐代有一篇小说《周秦行纪》,作者署名“牛僧孺”,他是中唐时的一位宰相。这篇小说把皇帝德宗轻蔑地称为“沈婆儿”,意思是姓沈的老婆婆生的儿子,把太后称为“沈婆”。牛僧孺于唐德宗贞元二十一年考中进士,他在当时敢这样对皇帝、皇太后大不敬吗?实际上,这篇小说是牛僧孺的政敌李德裕指使他的门客韦瓘所作,以此诬陷牛僧孺。中晚唐时党争激烈,《周秦行纪》实际上是篇“假托”之作,是“牛李党争“的产物。如果我们不联系当时的党争现实,就很难对这篇小说有全面、系统的理解。跨学科、跨文化的视野有助于我们打破学科之间的界限,拓展学术研究的方法和思路。

    记者:我们注意到,您在公开发表的140多篇论文中,绝大多数都是独著,你如何看待学术研究中个体与团队的关系?

    程:就我个人从事学术活动而言,比较多的是自己独立开展科研工作,从1991年进入南京大学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以来,我主要以中国古代文学尤其是古代小说作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在这一领域寻找一个一个的“点”去进行发掘。尤其对古代文学的研究,要想取得一定的创新和突破,更多的是强调个人研究和发现,强调个人独创。

    当然,学术研究离不开合作,尤其是一些大的项目,比如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像《全宋文》《全宋诗》《全宋小说》《全明诗》等,几百万字甚至上千万字的篇幅,涉及的作家、作品众多,时代漫长,靠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完成的。即使勉强完成,其质量也难以保证,所以需要团队合作。去年我主持一项国家社科重大项目《中国历代小说刊印文献汇考与研究》,涉及自宋元到晚清众多的小说刊印文献,包括大量的作家、作品、刻工、书坊、版画等等,需要完成的最终成果总共有近500万字的篇幅,所以我们实行子课题负责人承包制,既注重每个子课题负责人及其成员的创新和突破,也注重整个课题的统一性、完整性,既有分工,又有合作。个人研究和发现是团队合作的前提与基础。

    记者:您的研究既是文学研究,同时也是史学研究。您认为应该怎样让历史文献为我们当下的文化创新服务、为社会发展服务?

    程:文史学科在当今时代依然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和重要的学术价值与社会意义,以中国古代小说而言,像四大名著等经典深受世界各国人民的欢迎,在国内外影响深远。中央电视台在古典小说名著基础上改编相关电视剧、“百家讲坛”讲说《三国演义》等,这些都说明文史学科在今天依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可以为当今的社会、现实服务,可以为今天的人们提供精神需求,有它独特的社会价值和现实意义。

 

    兴趣+坚持+抓住机遇

    承于师但不囿于师

 

    记者:如何看待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程:我觉得学生受到老师的思想、学术的影响,是非常普遍的,不过我觉得完全模仿、局限于老师思想的学生不是好学生。对于我自己培养的学生,我希望他们超越我自己。从学生的角度来说,如果你掌握了足够的材料,完全可以批驳老师的观点,可以否定老师的看法,不过古代文学研究是靠材料说话,不能故意标新立异、哗众取宠,要能做到自圆其说,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能立论。

    记者:作为文学院院长,您如何培养具有扎实专业知识和突出创新能力的文史英才?

    程:我认为,应该尽早让本科生参与到导师的科研项目,只有参与科研才能使他们的学术科研意识、创新和逻辑思维等方面得到较大的提升。我们计划组织学院文史学科的知名学者为一、二年级本科生开设名师讲堂,并继续积极开展本科生“大创”项目的申报,让更多的本科生参与到导师的科研活动之中。

    在研究生培养方面,我们采取学术讲座的形式营造学术氛围,开设了针对研究生的“暨南文史学科名师讲坛”,另外,对研究生乃至博士生在A类期刊发表文章给予学术奖励,鼓励更多的研究生参加高级别的国内外学术会议,尽快提升他们的科研能力和实际操作水平。

 

    高水平大学建设:

    人才为重 学术尚精

 

    记者:如今学校正大力推进高水平大学建设,您认为学校建设高水平大学的关键是什么?

    程:我认为高水平大学建设的关键,至少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一流的师资队伍。高水平大学建设的核心是学科建设,而学科发展的关键在于师资队伍的建设,人才是学科发展的重中之重。学校领导近年来高度重视人才队伍建设,大力引进、培养高层次人才,对学校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例如,药学院前些年引进姚新生院士以后,给药学院带来跨越式的发展。

    二是老葡京娱乐。高校是老葡京娱乐的基地和摇篮,培养优秀的人才是高等教育的首要任务。这次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与以往几次相比,有一个很大的变化,那就是突出对优秀毕业生的评价,从整体的、动态的角度考察高校和学科老葡京娱乐的质量和水平,足见其对老葡京娱乐质量的重视。

    三是科研成果。一个学科是否具有标志性的科研成果是检验该学科是否为一流学科的重要依据。科研成果不在于其数量多少,而在于其是否为精品。就我们文科而言,包括国家社科重大项目、重点项目、教育部重大项目、权威期刊论文、教育部和广东省重要的学术奖励、教育部精品视频公开课等等,都是一流学科发展应具备的标志性成果。

    四是特色。关于人才队伍建设、教学、科研成果等,不同高校、不同学科具有同样的评价指标。在此基础上,如果具有自己的特色,那么就会给人留下更深的印象,获得更好的发展机遇。就我们暨大而言,我们是华侨最高学府,“侨”字是我们最大的特色,所以我们在确定学科发展时应强化我们的优势学科和特色学科,并做到“既有共性,又有特性”。

(新闻中心 李伟苗 蔡青整理)


地址:中国 广州市 黄埔大道西601号

邮编:510632

主页:http://www.my-serendipity.net

版权所有©www.0222.com,老葡京娱乐

ICP备案号:粤ICP备 12087612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1461号